忘羡是致宝

魏无羡死忠粉

【忘羡】第四天(醉了你想反攻?)

今氧:

“含光君....”蓝思追支支吾吾的连行礼都显得有些不自然。




“何事?”




“那个...那个魏..前辈...”




“魏婴如何?”




“哎呀,就是魏前辈刚回来,正在发酒疯呢!”蓝景仪实在是受不了这磨磨叽叽的对话。






蓝忘机微微一愣,魏无羡的酒量那人人都是知晓的,怎么可能会醉?更不谈发酒疯一说。






可魏无羡这时确实在树上,闭着眼睛,手枕着脑袋很是惬意。可这感觉却不像平时。




“魏婴。”蓝忘机柔声唤道,“上面冷,你刚好,下来。”




魏无羡缓缓睁眼,垂眸看了一眼地上着白衣似仙的人如入华胥之梦。






“含光君?”魏无羡眉眼渐舒:“我还告诉阿苑,有钱哥哥不会来了。”魏无羡坐起身,用身撑着下巴,“你看,这不是还在嘛。”






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,冬天总是这样。蓝忘机的心头像是被什么触碰,一时间的回忆,满幕都是那个黑衣的少年。






“蓝湛,你说的那句话还当真吗?”魏无羡转了转手中的笛子,言行举止都和十几年前那骄傲的少年没有区别,半晌,魏无羡停止了手里的动作,看着蓝忘机淡声道,“算了,我现在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呢...”




“当真。”蓝忘机知道魏无羡醉了,所言所言都是十几年的回忆。






但那一句,跟我回姑苏,即使重来多少遍,他也依然会说出口。




而当年那冷冽的少年,如今目中确实有深深的不安全感和孤独。




那一年那个抱着阿苑的他回家时天已经黑了。而蓝忘机也终没带人回到姑苏。






“所以你愿意?”魏无羡从树上跃下拉着蓝忘机的袖子,语气很是喜悦。




“我愿意?”蓝忘机把自己身上的裘衣披在了这衣着单薄的人身上。




“对啊,蓝湛你跟我走吧,我会对你好的!”




蓝忘机谈了一口气,看来这人确实是喝的不少。




“好。”蓝忘机把人拉近怀里,“回去了。”






等到魏无羡莫名其妙回到静室的时候,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这是自己和蓝忘机走了啊。




“蓝湛,是..是我带你走啊!”




“嗯。”蓝忘机解开了魏无羡身上的白裘。




“等等等,我..”




话语间,人已经被抱起,蓝忘机缓缓把人放平在榻上,动作行云流水。可这榻上的人却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。






“蓝湛你做什么?”




“帮你解酒。”








(另一边)




“舅舅,我今天送给魏无羡一壶好酒。”金凌有些不悦:“什么好酒都给他要去了。”




江澄听闻便问是何酒




“换骨缪?嗯…好像叫这个名。”




江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好一会才缓缓开口:“这酒传闻能造幻境,这幻境是饮酒人生活中一些遗憾,喝了这酒,就如同吃了后悔药,在这幻境中方的圆满。”








不过魏无羡真正后悔的是,真的不该酒后去随便撩拨蓝忘机,酒醒之后除了头疼,就是腰疼.....




第一天


http://jinzhe038.lofter.com/post/20037817_12ce21365


第二天


http://jinzhe038.lofter.com/post/20037817_12ce3cf39


第三天


http://jinzhe038.lofter.com/post/20037817_12ce76e8e










明天见



评论

热度(70)

  1. 忘羡是致宝今氧 转载了此文字